滚球盘

图片
老爸的传奇
2017-12-01 10:26:59 来源: 作者:廖长勇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 

 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我就听老爸讲凉山剿匪的传奇故事。当年,他是团长的警卫员,在一次下乡途中接到乡民报告,说有百十来个匪兵荷枪实弹朝乡公所驻地长堰而来。这里是一个只有三十多户的小街,正好赶集,情况十分危急。之前,他已经知道匪兵来的路途中必须经过一个卡门。这个卡门,是过去土司之间为了防止偷袭而建的,有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的防御功能。他立即同另一个同志赶到卡门去,让乡民到乡公所向团长汇报情况。赶到卡门,就遭遇了匪兵。在激战中,另一个同志英勇牺牲。他一个人一直战斗,消灭了二十来个匪兵。弹尽粮绝之时,援兵赶到击退匪兵。他的英勇事迹得到了师首长的肯定,受到了表彰。老爸是我心中的英雄,读小学的时候,老师问我们长大以后做什么。我就是说的,长大以后当兵,当将军。老师夸奖我说,有理想,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。我自豪了许多年。

  我稍微长大一点,听人说老爸到煤矿上班,不是因为他是个英雄,而是因为我妈看上了他。那个时代,女孩子都很崇拜作家诗人。就是在村子里能编个顺口溜的,也会被人称“土秀才”,得到女孩子的青睐。老爸就属于后者。我妈看上他,就给在区公所的大舅讲,一定要给这个未来的妹夫安排个“铁饭碗”。当时的煤矿是区公所办的,大舅给领导一说,事情就办成了。老爸由一个二十多点的小伙子,干到大腹便便的中年,直到下岗失业,都还是一个工人。我越来越为老爸鸣不平,一个英雄怎么会如此结局。把我的心思告诉了大舅,大舅好像对我并不热心,说老爸就是烂泥巴扶不上墙。我因为这句话,当场就顶撞了大舅。我妈把我说了,叫我以后别在大舅面前提老爸。我真搞不明白,大舅跟老爸什么时候结了梁子。

  我没能考上大学,分数只够上一个地区的中专。但是,在村子里来说,也算个有前途的人。因为,这个时候国家还是包分配。我想考个好点的大学,给老爸说想复读。老爸摸着我的头,直夸我有志向。我就问他,我是不是很像爸,像个英雄。老爸说,是呀,太像了。我妈就不同意,说早点出来工作,能为家里分担一些。我知道,妈的想法,因为我下面还有两个妹妹。老爸却要坚持让我复读。老爸说,儿子有志向考大学,你怎么能不同意呢,难道不是亲生的啊?我妈就不做声了。过了两天,妈背了老爸给我说,莫怪妈,现在生活都敷不走了,多读一年该要多花好多好多的钱。是的,不说吃肉吃油,家里每顿饭都是尽洋芋,连苞谷都吃不起。过年的时候买新衣,从来不是一套一套的买。要么大妹妹买衣服,小妹妹买裤子,要么小妹妹买衣服,大妹妹买裤子。方便两姐妹可以调换穿。我给老爸说,不复读了,就读个中专,早点出来就业稳当点。老爸就说,是不是你妈给你做了思想工作。我急忙否定。

  几年中专读完,面临分配。因为老爸是煤矿的老员工,给矿长一说,我就成了一名矿里的财务人员。老爸提了多年珍藏的包谷酒去感谢矿长,矿长一个劲夸我在学校的会计知识学得好,做账做得好。老爸回家来,哼着“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”,喜笑颜开。我妈就说,看你那德性,是不是捡了个金元宝?老爸就说,比捡个金元宝还让人开心,矿长夸咱们儿子是个人才。从此,为了让老爸在大家的面前昂首阔步,我加倍努力工作。但是,直到下岗,我也没有混到科长的位置。我和老爸同时下岗,家里的经济收入没了。我说,老爸,您是英雄,现在怎么办?老爸说,喊你妈在厂门口支个摊子,我卖画为生。老爸画的花草鱼虾,活灵活现,在矿区是出了名的。但真要以卖画为生,实在很困难。你想,大家连饭都吃不起,谁还在乎画?我妈把摊子给支起来了。但是,她是卖根粑。根粑这个东西,是不要本钱的。打早上山去,把蕨的根挖回家,先用碾子碾细,再用石磨推成糊状,最后用纱布过滤。风干的沉淀物,就做成粑粑,叫根粑。根粑这东西,呈黑色,口感好,还被赋予抗癌的功效,所以特好卖。我妈卖根粑,老爸就在旁边摆个桌子画画。老爸的画,有人要,从来没人给钱。老爸说,只要能给我妈带来生意就行。我妈说,是根粑生意给他带来的客。老爸就笑,说,彼此彼此。这个时期,是最艰苦也是最和谐的一段时光。

  两个妹妹先后读完大学,但国家已经不包分配了。因为舅舅的关系,大妹妹在乡里安排了打字员的工作。舅说,以后即使考公务员,在乡里混起的,以后也好考得多。小妹妹却直接由学校安排到深圳的一家电子厂上班了。两个妹妹不晓得是继承了我妈的基因还是老爸的,都特别顾家,每个月发了工资,留下一点生活开支,其余的全部交给我妈。老爸说,不要把钱往屋里寄,要交朋结友,开销少不了。我妈就说,孩子长大了要成家立业,不让他们存点钱,怎么得行?莫搞得让姑娘觉得我不是亲妈。我妈说了,把我看了看,说,你老爸总要当好人,护着你们,让你们觉得,好像我不是你们亲妈一样。我把妈一把搂进怀里,说,妈,怎么会呢,我们都是吃您奶长大的,都朝您爱节约。老爸看着我们母子搂抱在一起,笑着说,这还像个母子样。我妈就说,闭上你的乌鸦嘴,儿子就像我,不像你。这个时候,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农场,请了十个人做活路。老爸帮忙管理,我妈就给大家做饭。

  大家在空闲的时候,没有什么事情做,要么看电视,要么就是望着手机聊天傻笑。老爸躺在床上招呼大家,说快过来,我给大家讲故事。大家就慢吞吞地靠过来。有人就问,您不会是讲凉山剿匪的事吧?老爸就特别兴奋,说是呀是呀,你那时听过的,是你的老爸还是老妈讲的?我知道,老爸多么的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够一辈一辈传扬下去。当老爸听到的回答是电视剧看见的这个话时,就显得很伤感。好像自己的独家版权被人剽窃了一样。我说,大家知不知道,我老爸是凉山剿匪的大英雄,一个人堵击百十来个匪兵达半小时,还击毙了二十多个。老爸一下子精神焕发,对我投来赞许的目光。见大家又对他这个大英雄有了热情,老爸又把我小时候常常听的凉山剿匪故事生动的讲出来。不过,这回他特别提到一个人,是一个军队里养猪的。老爸说,在接到乡民带回来的匪情时,乡公所的战士都下乡了,只有炊事班的几名士兵。团长已经来不及多想,立即把炊事班的士兵带上战场支援。就是那个养猪的士兵,用生命救下了老爸。

  我听老爸说到这里,心立即吊上了嗓子眼。我禁不住想,不是那个养猪的士兵,我老爸就会牺牲,那么哪里还有我和妹妹。他就是我们家的大救星,大恩人。我说,老爸,那个养猪的士兵,您怎么过去从来没有谈起过呢?我们应该去找到他的家人,报答他的救命之恩。老爸说,这个事情,他本来是不准备说出来的,但是他岁数越来越大,身体也越来越差,他实在怕有一天来不及说出真相。

  原来,救下老爸的那个人就是大舅的弟弟,我应该叫他二舅。我妈并不是大舅的亲妹子,而是二舅刚过门半年不到的妻子。老爸是我的亲爸,而我妈却不是亲妈。当年,突然下来的归队命令,让老爸和二舅告别新婚的妻子奔赴剿匪前线。因为那场英勇的卡门阻击战,二舅为了救老爸,牺牲了。在牺牲之前,眼看不行了,二舅请求老爸照顾家人。老爸为了践行承诺,退伍之后娶了二舅的妻子,也就是我妈。而生我的亲妈,却是大舅二舅的亲妹子,在生我的时候,离开了人世。

  我已经欲哭无泪。我笑着对老爸说,您今天不会是编故事,吹牛吧?老爸说,你和两个妹妹都长大了,现在告诉你这些,是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,和平来之不易,英雄是许多牺牲垫起来的。走,喊你妈去看你大舅去。我说,好呢,提上您那珍藏了几十年的“女儿红”,我跟大舅来个一醉方休。

上一篇: 梦里故乡
下一篇: 老爸的传奇